李克強:深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 推進行政體制改革轉職能提效能

 二維碼 51
發表時間:2016-10-09 00:00

5月9日,國務院召開全國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電視電話會議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發表重要講話。

這次會議的主要任務是,總結回顧三年多來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優化服務改革情況,部署下一階段重點工作,以更有力舉措深化“放管服”,推進行政體制改革、轉職能、提效能。下面,我講幾點意見。

一、深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,是推動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戰略舉措

推進行政體制改革,是全面深化改革、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內容,也是提高政府現代治理能力的關鍵舉措,是政府的自身改革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有關工作,提出明確要求。十八屆二中全會指出,轉變政府職能是深化行政體制改革的核心。十八屆三中全會強調,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,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,其關鍵就是轉變政府職能。本屆政府成立以來,我們牢牢扭住轉變政府職能這個“牛鼻子”,先是著力推進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,去年又將優化服務納入其中,“放管服”三管齊下、協同推進,中央和地方上下聯動、合力攻堅,不斷將改革推向深入。

本屆政府成立之初,國務院部門各類審批達1700多項,投資創業和群眾辦事門檻多,審批過程手續繁、收費高、周期長、效率低,這不僅嚴重抑制市場活力、制約經濟社會發展,還容易導致權力尋租、滋生腐敗,企業和群眾對此反映強烈。為此,我們提出要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勇氣向市場和社會放權,鄭重承諾本屆政府要減少行政審批事項三分之一以上。三年多來,經過不懈努力,國務院部門共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618項,占原有審批事項的36%,本屆政府承諾的目標提前超額完成。非行政許可審批徹底終結。連續兩次修訂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,中央層面核準的項目數量累計減少約76%,95%以上的外商投資項目、98%以上的境外投資項目改為網上備案管理。實施商事制度改革取得明顯成效,工商登記由“先證后照”改為“先照后證”,前置審批精簡85%,注冊資本由實繳改為認繳,全面實施“三證合一、一照一碼”。個人和企業資質資格認定事項壓減44%。加大減稅和普遍性降費力度,先后出臺了一系列稅收優惠政策,不斷擴大營改增試點范圍,砍掉了大部分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,取消、停征、減免一大批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,據測算每年可減輕企業負擔1500多億元。中央政府定價項目減少80%,中央對地方財政專項轉移支付項目減少一半以上。在放權的同時,創新和加強事中事后監管,針對群眾期盼優化公共服務。各地在承接上級下放權限的同時,積極推進本層級的“放管服”改革,多數省份行政審批事項減少50%左右,有的達到70%。

這一系列改革,很大程度上為企業“松了綁”、為群眾“解了絆”、為市場“騰了位”,也為廉政“強了身”,極大激發了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。特別是推動了新動能加快成長,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熱情空前高漲,新增市場主體持續快速增長,去年至今全國平均每天新增4萬戶,其中新登記企業平均每天新增1.2萬戶,企業活躍度保持在70%左右。我國營商環境明顯改善,市場準入和運行的制度成本大幅降低,全要素生產率穩步提升。世界銀行發布報告,近兩年中國內地的營商便利度在全球的排名每年提升6個位次。這幾年,在國內外經濟形勢嚴峻復雜、國內傳統動能減弱的情況下和“三期疊加”的背景下,我們沒有搞強刺激,而是堅持把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作為“先手棋”和“當頭炮”,著力推進結構性改革尤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釋放市場的潛力和活力。我國經濟運行之所以保持在合理區間,增長速度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位居前列,城鎮新增就業連續三年超過1300萬人,居民收入不斷增長,社會保持和諧穩定,“放管服”改革發揮了關鍵性作用。

在充分肯定成績的同時,也要清醒地看到,政府仍然管了很多不該管的事,一些該管的卻沒有管或沒有管住、管好,轉職能、提效能還有很大空間。從簡政放權方面看,該放的權有些還沒有放,一些已出臺的放權措施還沒有完全落地。比如,投資領域審批雖經壓縮,但各種審批“要件”、程序、環節等還是繁多,審批時間還是比較長,有的審批只是由“萬里長征”變成了“千里長征”。各種證照包括職業資格認定和行業準入證、上崗證仍有很多,可以說是五花八門。還有,在辦理一些證照時,有關部門的標準和要求互為前置,“蛋生雞、雞生蛋”,搞得群眾團團轉。從實際情況看,放權過程中也存在不少問題。有些權放得不對路,本該直接放給市場和社會的,卻由上級部門下放到下級部門,仍在政府內部打轉轉。有些權放得不配套,涉及多個部門、多個環節的事項,有的是這個部門放了、那個部門沒放,有的是大部分環節放了、但某個關鍵環節沒放。有些權放得不恰當,沒考慮基層承接能力不足,致使下放的審批事項要么大量積壓,要么又“反委托”給上級部門代為審批,時間拖得更長,“最后一公里”不夠暢通。這些問題在一些方面突出存在,導致有的放權事項不到位、難落實,群眾和企業獲得感還不強。從事中事后監管方面看,執法不公、檢查任性、缺失疏漏、監管不力等問題比較突出。天津港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、最近的非法經營疫苗系列案件,就暴露出監管方面還存在一些漏洞。從公共服務方面看,仍然存在不少薄弱環節。群眾和企業對政務公開不全面不及時、規則不公平、政府部門辦事效率低等也有不少意見。同時,“放管服”改革實施以來,一些政府部門在工作方式方法、管理制度等方面沒有作出相應轉變,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改革的成效。

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,我國發展仍處于可以大有作為的戰略機遇期,也面臨著諸多矛盾疊加、風險隱患增多的嚴峻挑戰。我們要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、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必須堅持黨的基本路線,堅持發展是第一要務,必須靠深化改革促發展,核心問題仍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,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。簡政、減稅、創新等都是結構性改革尤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。為此,必須在更大范圍、更深層次上深化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,進一步優化服務,繼續推進行政體制改革、轉職能、提效能,促進去產能、去庫存、去杠桿、降成本、補短板,牽引和帶動其他方面的改革,推動全面深化改革。